知情人:张一鸣曾在微软工作,倾向于把TikTok卖微软

  • 时间:
  • 浏览:25

导读:本文章主要说的是知情人:张一鸣曾在微软工作,倾向于把TikTok卖微软的相关信息,快来看看吧。参考搜索关键词:微软,知情人,工作作者:钱童心责编:宁佳彦TikTok中国母公司字

本文章主要说的是知情人:张一鸣曾在微软工作,倾向于把TikTok卖微软的相关信息,快来看看吧。

参考搜索关键词:微软,知情人,工作

作者:钱童心 责编:宁佳彦

TikTok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周一对美国政府提起诉讼,对特朗普政府禁止该公司在美国的运营提出质疑。诉讼并未质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关于字节跳动必须在11月12日之前剥离其美国资产的决定。

TikTok在周一的博客文章中表示,起诉是因为该禁令阻止了公司的正当程序,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保证企业享有“正当程序”的权利。

TikTok申辩称,特朗普于本月早些时候根据《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EEPA)做出的行政命令,忽略了该公司证明其不与中国政府共享数据且不构成国家安全威胁的努力。

IEEPA禁令定于9月15日生效。字节跳动表示,已向美国政府提供了大量文件,解释了TikTok的安全做法,以证明该公司是不与中国政府共享数据的私人公司。

与此同时,TikTok还首次公布了用户数据细节。截至今年7月,这款社交应用在全球拥有接近6.9亿用户;美国拥有1亿用户,较2018年1月增长了近800%。公司称TikTok全球下载量约20亿次,美国日活用户数达到5000万。

字节跳动的投资人正在与微软、甲骨文以及Twitter等公司讨论潜在的收购协议,拟将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业务出售。字节跳动现有股东包括投资机构红杉资本以及美国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eneral Atlantic)。

谈判过程中,这些投资机构正在试图争夺竞购TikTok资产的大量股权出售,以获取多数股权。根据他们的重组计划,微软或甲骨文将获得这些资产的少数股权。TikTok出售的资产价值可能在250亿至300亿美元之间,竞标者将在本周末前递交收购邀约。

“投资人的逻辑可以理解,他们希望在TikTok的股权出售中占有尽可能多的股份,但是如果我是微软,可能不会同意他们这么做。”一位投资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另一方面这需要协调太多人,比如要说服张一鸣放弃TikTok股权,这看起来很难。”

他还表示,字节跳动的主要股东面临两个潜在的利益冲突点,一方面作为董事会成员,他们有义务让TikTok的资产价值实现最大化;另一方面,他们需要以一个好的价格来收购TikTok的股权,并将其潜力资本化。

目前,投资人针对字节跳动的估值仍有较大的争议。今年早些时候,该公司股东之一的猎豹移动曾私下出售了一小部分字节跳动股权,此次出售令该公司的估值达到1400亿美元,字节跳动的其他投资人还包括日本的软银集团公司。

针对字节跳动投资方主张出售TikTok的消息,猎豹移动董事长CEO傅盛日前在社交媒体上称:“一鸣承受了太多压力,大家还是要多理解他。”张一鸣曾短暂就职于微软,消息人士称他更倾向于将TikTok出售给微软,张一鸣与微软CEO纳德拉的私人关系也较好,并且认同微软的文化

字节跳动方面没有就张一鸣对TikTok的态度向第一财经记者发表评论;也没有就股东要求张一鸣放弃TikTok股权向第一财经记者做出回应。

尽管目前微软仍是最有希望收购TikTok的竞标者,但董事会的股东们担心TikTok被微软收购后,会削弱自己在重组后公司的地位,为此,红杉和泛大西洋投资集团在积极推动TikTok与甲骨文达成协议。其他的竞购厂商还包括美国社交网络公司Twitter。

甲骨文没有社交网络的运营经验,这看似会使其竞购TikTok处于不利地位。但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对甲骨文的竞购表达了支持态度。甲骨文联合创始人拉里·埃利森(Larry Ellison)是特朗普竞选时的坚定支持者,萨弗拉·卡兹(Safra Catz)也是2016年特朗普过渡政府高级委员会的成员。

而红杉这样的投资者也试图在TikTok交易中扮演更大的角色,并努力突显自己能够为中国公司提供更多选择权,以避免最糟糕的结果。

红杉资本全球管理合伙人道格拉斯·里昂(Douglas Leone)已经致电美国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特朗普的顾问库什纳(Jared Kushner),希望游说美国政府让TikTok继续在美国运营。此外,里昂以及泛大西洋投资集团CEO比尔·福特(Bill Ford)都已经在本届选举中向共和党捐款。

延伸阅读 蚂蚁集团2019年营收1206亿,近一年支付交易规模118万亿 TikTok的起诉书来了:信息量巨大!美去年就开始找茬 蚂蚁上市后员工持股平台占股40% 马云个人持股不超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