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索斯准接班人退休了,,剩下的高管中谁能继承大统?

  • 时间:
  • 浏览:28

导读:这次要说的是贝索斯准接班人退休了,,剩下的高管中谁能继承大统?的相关内容,大家一起来看看具体内容吧。参考搜索关键词:退休,剩下,贝索斯亚马逊消费者业务首席执行官杰夫·威尔克8月

这次要说的是贝索斯准接班人退休了,,剩下的高管中谁能继承大统?的相关内容,大家一起来看看具体内容吧。

参考搜索关键词:退休,剩下,贝索斯

亚马逊消费者业务首席执行官杰夫·威尔克

8月29日,亚马逊庞大的消费者业务首席执行官杰夫·威尔克(Jeff Wilke)被视为天生的商业领袖,也是过去十年来该公司最重要的高管。这位现年53岁的匹兹堡人曾被视为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理所当然的接班人。

因此,当威尔克上周宣布他计划在明年初休时,这一出人意料的举动让许多亚马逊观察人士措手不及。我们很想知道:谁是下一个最合适的接班人?这是个简单的问题,但答案却和亚马逊本身同样复杂。

为了更好地了解谁可能领导亚马逊这个包括广告、娱乐、物流、云计算等业务的庞大帝国,美国媒体采访了六名前经理、高管和内部人士。亚马逊拒绝就其继任计划置评。

首先,我们需要澄清下,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现年56岁贝索斯准备交出权力。事实上,新冠疫情只是促使贝索斯重新反思这家公司的未来。他在建立业务方面“非常投入”,尤其对将公司的触角伸向医疗保健和自动驾驶汽车等领域特别感兴趣,多数人预计他不会很快辞去CEO一职。

即便如此,每家大型上市公司(特别是市值1.7万亿美元的公司)都需要为迎接创始人离开的未来做好准备。但公司高管中的继任者也有些显而易见的选择,比如云计算服务AWS首席执行官安迪·贾西(Andy Jassy)、全球业务发展高级副总裁杰夫·布莱克本(Jeff Blackburn)以及接替威尔克的全球运营高级副总裁戴夫·克拉克(Dave Clark)。

AWS首席执行官安迪·贾西在2019年Re:Inventent大会上。(GeekWire摄影/托德·毕晓普)。

同样值得关注的还有亚马逊最近扩大的26人“S-team”,这个领导团队推动公司的关键决策,其中包括监督履行、工作室、时尚和交付等业务领域的高管。贝索斯在公司任职的时间越长,最终将控制权交给目前领导团队新成员的可能性就越大。这就是为什么这一群体的性别和多样性日益受到关注的原因之一。

就目前而言,贾西可能是首席执行官一职的领跑者,他负责利润丰厚的云计算业务。亚马逊的一位前经理指出,如果你把贝索斯一分为二,你会发现他实际上就是威尔克和贾西的结合体。其中,威尔克是个“才华横溢的商业高管”,而贾西则是贝索斯“耳语者”,他是亚马逊14条领导原则的化身。

事实上,这些原则(节俭、胸怀大志、坚持高标准等等)是亚马逊成功的核心,因此未来的首席执行官不太可能来自公司之外。在这方面,亚马逊可能会效仿过去十年来最成功的CEO交接案例。

举例来说,六年前,当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被任命为微软首席执行官时,很少有人曾把他列入候选人名单。他从未担任过首席执行官,而且他来自一家需要重新专注于企业软件和云计算专业知识的公司的深层工程队伍。

从许多方面来看,内部选择对微软来说都是正确的选择,就像苹果在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英年早逝后成功过渡到运营高管蒂姆·库克(Tim Cook)一样。苹果和微软两家公司近年来都取得了显著的增长,都在内部寻找他们的下一任首席执行官。

比尔·盖茨、萨蒂亚·纳德拉和史蒂夫·鲍尔默都曾担任微软首席执行官

当然,亚马逊与苹果或微软是截然不同的科技巨头,但其文化确实有助于挑选一位内部人士担任领头人。在亚马逊取得成功的高管往往任期较长,贾西为其效力了23年,首席财务官布莱恩·奥尔萨夫斯基(Brian Olsavsky)工作了18年,高级副总裁兼总法律顾问大卫·扎波尔斯基(David Zapolsky)加入了21年。

克拉克大学毕业后当了一年初中音乐教师,随后几乎所有的职业生涯都是在亚马逊度过的。现年47岁的他于1999年研究生毕业后加入亚马逊,并一路晋升,在配送中心部署机器人技术,并监督该公司不断扩大的送货车队电气化。当威尔克退休时,克拉克将需要非常努力才能承担起其职责。

戴夫·克拉克现在是亚马逊消费者业务的新任首席执行官

一位前亚马逊高管称,威尔克可能是过去十年来整个公司中最重要的高管。这位前高管表示:“他将精益思维引入公司,开发了品类领导者模式,并为亚马逊在过去10年的巨大增长做好了准备。”亚马逊的一位前总经理指出,威尔克是个“奇怪的组合”,他既是数据驱动型的,又对如何激励人们有着深刻理解。他说:“让威尔克显得如此特别的地方在于,他渴望了解人类的算法,以及那对组织和领导数十万人意味着什么。”

在亚马逊这样的公司,这种软技能是很难取代的。这就是为什么威尔克的离开让许多人想知道:他为什么要离开?

如果说亚马逊有什么神奇之处,那就是该公司在员工超过100万人、季度销售额接近900亿美元的情况下,仍能让创业之火继续燃烧。下一任领导人将体现这一不同寻常的特点,即继续推动公司进入新的领域,了解如何迅速从失败中吸取教训,并在时机成熟时进行试验。当然,这种对创新的关注需要在平衡亚马逊在全球经济中新发现的力量的同时发生。

亚马逊可能会决定寻找一位具有国际经验的首席执行官,因为他们仍然是一家以美国为中心的公司,这“对于一个如此大的组织来说是不寻常的”。话虽如此,该公司最近达到了一个里程碑,其国际业务在第二季度实现了3.45亿美元的利润。此前,亚马逊在其国际电商部门长期亏损。

对于一家公司来说,选择继承人是最难做好的事情之一。而且,像亚马逊这样规模、覆盖范围庞大、独一无二的公司,更是增加了复杂性。当然,更换贝索斯这种富有超凡魅力的创始人也是一个挑战。

在这方面,公司经常寻找能够帮助定义新时代的继任者。蒂姆·库克(Tim Cook)为苹果带来了互补的技能,就像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为微软增添了史蒂夫·鲍尔默时代的不同风格一样。亚马逊可能会为下一任领导人寻找那个互补的人,一个不同于贝索斯的人。(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