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代拍产业链:从行程跟踪到代拍吸粉牟利,

  • 时间:
  • 浏览:11

导读:今天小编介绍的是明星代拍产业链:从行程跟踪到代拍吸粉牟利,的相关知识,大家一起来看看吧。参考搜索关键词:行程,产业链,明星新京报记者刘名洋见习记者吴采倩“‘代拍’我这儿后知后觉

今天小编介绍的是明星代拍产业链:从行程跟踪到代拍吸粉牟利,的相关知识,大家一起来看看吧。

参考搜索关键词:行程,产业链,明星

新京报记者 刘名洋 见习记者 吴采倩

“‘代拍’我这儿后知后觉的,何时出现的新兴产业?难道就没有人能管他们吗?这样下去早晚要出事的!”日前,艺人章子怡发布的一则微博,将代拍群体带入公众视野。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代拍行业早已形成完整产业链。

黄牛收集航班信息公开售卖,代拍购得后根据明星行程在机场蹲守,拍摄所得照片或视频,再出售给粉丝或发布在社交账号上吸粉牟利。而这些代拍人员通常混杂在粉丝中间,难以辨别。

机场T3航站楼扶梯处,多人在拍刚抵达的明星。新京报记者 吴采倩 摄

混杂在粉丝中的机场代拍

“来了,来了!”

9月1日午间 ,北京首都国际机场T2航站楼内,低头刷航班动态的桃霖(化名)听到呼喊声后,举起单反相机向接机口冲去。

这是一名年轻男歌手。几十名“粉丝”围成了一个U型,桃霖成功挤到人群的最中心位置,拍摄到歌手的正面照片,跟随着对方的步伐倒退移动。一旁的助理不断用手掩护着歌手,大声说“让一让,让一让”。

接机口到上车点不过三四百米的距离,因为被“粉丝”围堵拍照,歌手走了近20分钟。

到达车库后,歌手与大家告别。车门一关,桃霖就开始低头查看相机里的照片,挑选几张合适的倒入手机后,她打开修图软件进行调亮、美白等,一番精修后的照片被发送到微信聊天对话框的另一端。

桃霖实际是一名兼职代拍。闲聊中她提起,自己还是北京一名大学生,由于长期追星,接触到代拍群体,开始了兼职的代拍工作,只要学校没有课程或者是假期,她就会前往首都机场蹲守,“如果有人问,我们这些代拍都会说是明星粉丝。”

由于租住在门头沟,1日这天,她早上6点半就出发前往机场,这位歌手是她上午代拍的第二位明星了,“一般我来一趟就会蹲守一整天,直到当天的最后一个明星离开。”

当日13时14分,微博上出现这位歌手在机场的照片和视频,这背后是“粉丝”的功劳。全部流程结束后,聚集的人群中有人选择离开。但多数人还是和桃霖一样,继续蹲在接机,等待拍摄下一位明星的到来。

有人以3元钱的价格售某卖明星的身份证号。截图

5元即可查询明星航班信息

这些明星的航班信息,桃霖是从网上的黄牛处购买的。

9月1日,职业代拍林华(化名)向新京报记者展示其获得的明星航班信息,显示当天有19位明星将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信息精确到明星乘坐的航班号及起飞降落时间。

林华提到,如果不怕麻烦,代拍甚至会直接购买明星的身份信息,自行查询明星的日常行程;也有黄牛专门负责查询全国各个机场的明星动态信息,然后对外售卖。“我拿到的航班信息就是买来的,也很便宜,自己一个一个查又麻烦又费时间。”

按照林华的指引,新京报记者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