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大师迷局之宴答案揭晓,作案过程介绍

  • 时间:
  • 浏览:15

导读:小编为您精心收集了犯罪大师迷局之宴答案揭晓,作案过程介绍的相关知识,大家一起来看看吧。参考搜索关键词:答案,大师,犯罪案件介绍最近玩犯罪大师这款游戏的玩家都在问,游戏里面的迷局

小编为您精心收集了犯罪大师迷局之宴答案揭晓,作案过程介绍的相关知识,大家一起来看看吧。

参考搜索关键词:答案,大师,犯罪

 案件介绍

最近玩犯罪大师这款游戏的玩家都在问,游戏里面的迷局之宴这个案件的答案是什么?crimaster犯罪大师突发案件《迷局之宴》的答案已经公布,大家都猜到答案了吗?小编我特意整理了相关资讯,下面就是蚕豆网小编带来的攻略了,感兴趣的玩家就跟着小编我一起来看看真相解析吧!

犯罪大师迷局之宴答案是什么

《迷局之宴》凶手是周东平(秘书)。

案件介绍

2020年8月29日下午,警方在周东平当晚开的车上发现了一板剩余5粒的解酒胶囊,这引起了警方的怀疑,警方随即对周东平家中展开仔细勘察,并在其家中地毯上提取到微量的解酒药胶囊粉末。掌握相关证据后,警方对周东平进行了突击审讯,嫌疑人周东平对自己投毒杀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真相最终浮出水面。

当晚六人都各喝过几瓶后,一直负责取酒的沈昌又取一瓶酒递给周东平,周东平将酒起开后正想要给马鸿业倒酒,蒋锐雯看到马鸿业的酒杯有些脏,便提出换一个酒杯。找到酒杯后,蒋锐雯用纸将杯口擦了擦然后放在马鸿业面前,随后周东平将酒倒满。之后吴明提岀天气炎热喝冰镇啤酒的建议,就出房间去服务台取冰。这时周东平提出马鸿业需要吃解酒药,并在魏建林那里拿到了解酒药在倒水期间偷偷将手中的解酒胶囊替换成了装有氰化物的胶囊。当周东平去餐边柜倒水时,吴明将冰取了回来并给六人加上。喝过解酒药后,六人继续喝酒,不久后马鸿业毒发身亡,众人将其送至医院也无力回天。

参考搜索关键词:

 真相分析

真相分析

周东平丧偶后独自抚养儿子长大,儿子就是他所有的希望和全部。儿子考上了清华大学,这本是一件好事,但不巧的是周东平的儿子患上了急性白血病,需要配型治疗。好在周东平与其儿子配型成功,可以进行手术。可天价的手术费又让周东平发愁,家中积蓄加上向好友借到的钱仍远远不够。他不得不去转让自己在公司的股份。可固执的马鸿业却不通人情,坚持走程序转让股份(走程序转让股份会耗费几个月的时间,周东平的儿子将会错过最佳治疗时间,只能等死)。周东平随后又多次找到马鸿业诉说自己的情况,恳求马鸿业能够借给他一些钱并会在股份转让后拿钱还给马鸿业,但马鸿业丝毫不动恻隐之心,在此人命关天的时刻仍然没有伸出援助之手。并且在周东平因照顾儿子而工作上出现失误时,毫不留情面的当众羞辱斥责他。十年多来马鸿业像对待牲口一样压榨自己,从来没有尊重过自己,自己在公司受到侮辱的一幕幕浮现在周东平眼前,积压了多年的怒火终于迸发出来。周东平在巨大的压力、羞愤与绝望中产生了杀死马鸿业的想法。于是周东平托朋友关系从电镀厂获取到了氰化物,然后取出家中为马鸿业常备的解酒胶囊,拆开替换了中间的颗粒物后隨身携带伺机作案(由于拆解胶囊时的操作,周东平在家中地毯上无意间留下了微量的解酒药粉末)。案发当晚,作为秘书他深知马鸿业与酒局中其他每个人的微妙关系,认为今晚将是一个非常好的动手机会,于是他决定利用今晚的机会实施报复。周东平与魏建林相识多年,知道他与死者使用的是同一个牌子的解酒药。他先主动向魏建林透露收购的内幕以激化矛盾,之后向马鸿业主动征求开车去接魏建林(由于马鸿业要和蒋锐雯一道赴宴,故不需要周东平开车去送)。在车上周东平故意向魏建林透露自己忘记带解酒药的事,并说想绕路为马鸿业去买解酒药,魏建林想在今晚与马鸿业商量不要撤资的事情,所以并不想到场太晚,于是提出到时候用他的解酒药便好,周东平知道他的机会来了。所以周东平只要在给马鸿业倒白开水时偷偷调包解酒胶囊即可(由于胶囊较小易携带,调包时不易被察觉;氰化物中毒所需药量非常小且死亡迅速,胶囊外壳不需要完全溶解,只需要溶解出一个缺口让氰化物毒物接触到人体即可使人中毒死亡。);而口供中说酒瓶盖松动则是为了混淆视听。如此一来,周东平便可以把锅甩给其他人。

沈昌虽作为会计,收入不低,但有网络赌博的恶习。最近其个人账户的多次大金额转出均为赌博所用,但收回的钱甚少,以至于多张信用卡透支。当晚,沈昌多次接到高利贷债主打来的催债电话,但都被沈昌挂断。沈昌虽然给每个人递酒,有充足的作案时间,但和马鸿业无冤无仇,没有作案动机,且故沈昌的嫌疑可以排除。

蒋锐雯在十几年前来到公司后由于工作能力出色,年轻貌美被马鸿业重用,之后两人的关系又更加亲近,成为情人关系。蒋锐雯凭借自己的努力和与马鸿业的情人关系迅速升到了副总的位置。马鸿业曾经多次承诺自己退位后让蒋锐雯接管大权,但后来发现她奢侈无度,经常擅自挪用公款用于个人消费,缺乏原则,性格刻薄也让许多员工颇有微词。而且现在她也不再听话,两人之间的爱情也渐渐消失——所以接位人选另有打算。有所察觉的蒋锐雯派人跟踪了马鸿业并拍下了马鸿业与吴明妻子的亲密照片。与此同时挪用了公款的蒋锐雯被马鸿业警告,被要求填补空缺的资金。蒋锐雯怒不可遏,到马鸿业的办公室与之大吵了一架,并扬言要将马鸿业与好友妻子有染的事情公布于众,这也就是同事口供中那句话的出处。但冷静下来的蒋锐雯明白自己不能这样把位置让给别人决定暂时屈身讨好马鸿业争取机会,于是她与马鸿业一同来到了这场宴席。蒋锐雯可以在取杯子时将毒药涂在杯口下毒,但是氰化物毒性凶猛,通过皮肤接触也会导致中毒,所以蒋锐雯直接用手拿带有氰化物毒药的餐巾纸给马鸿业擦杯口并不现实,故蒋锐雯的嫌疑可以排除。

吴明是曾与鸿业地产公司多次合作的地产公司老板,两人经常有来往。由于工作原因,吴明经常早走晚归,妻子认为吴明对家庭并不负责。马鸿业趁虚而入,与吴明妻子接触,导致吴明妻子想要离婚与马鸿业再婚。迟迟不肯签署离婚协议的吴明发现妻子另寻新欢,一怒之下将马鸿业送给妻子的项链摔得粉碎。他想要找到那个人,他恨那个人,但他并不知道那个人其实就是马鸿业。吴明当晚去取冰的动作非常让人怀疑,而且冰块是酒店提供的,他无法做到隨身携带提前加入氰化物毒药的冰块多个小时,并且冰块融化可能会接触到其他人的冰块上,容易造成误杀,故可以排除吴明嫌疑。

魏建林是建林建筑工程公司老总,同时与马鸿业还是世交,两人公司的合作非常频繁。魏建林还曾在马鸿业公司困难时出手相助,帮助马鸿业度过难关,可以说没有魏建林的帮助,就没有马鸿业现在的发展。但受经济环境影响,魏建林公司的资金链断裂,急需资金支持,这时的马鸿业非但没有帮助他,还落井下石进行撤资——马鸿业想要逼的魏建林无路可退,然后低价收购他的公司。由于缺少资金,魏建林不得不变卖自己的房产以求撑过这段时间。家里本应出国留学的女儿因经济原因不能岀国发展,魏建林感到自己要被逼上了绝路。魏建林之所以参加这次宴席其实就是想要再次恳求马鸿业不要撤资;况且魏建林并没有作案时间,马鸿业没有带解酒药的消息是魏建林在车上才知道的,魏建林没有提前制作氰化物胶囊的时间,故可以排除魏建林嫌疑。